◎作者:馮麗麗◎新星出版社◎2014年5月出版
  導讀:一對有社交障礙的夫妻,帶著一個有心理問題的孩子。孩子連續換了幾個小學都無法適應,結果輟學在家一年,最後變得連睡覺都害怕。一家三口於是選擇了下鄉養兒:普通兒童該做的事情——學習讀書、有明確目的的游戲,一樣都沒有。天天做的,是買菜、做飯、洗衣、放羊這些我們成年人都不情願為之的事情。作者的文字像攝像機一樣忠實記錄著鄉村生活的點點滴滴,以及孩子天天的細微變化,別開生面地向我們展示了日常經驗之外的情與景,痛與愛。
  我的眼淚突然就流出來,我拿了毛巾默默地擦了很久
  我把喬老師的兩個選擇告訴天天,天天選擇讓喬老師來幫忙,不會就問。我給喬老師發了短信。
  天天問我:“媽媽你今天中午想吃什麼呢?”
  “家裡有排骨……”
  “那我就做個排骨吧。你告訴我怎麼做。”
  “鍋里放上油,然後放蔥薑蒜和花椒大料,再把排骨放進去炒一炒,然後放醬油、醋、酒、糖,然後放水,淹住排骨,然後蓋上蓋子燉半個小時左右,看看水快幹的時候就好了。”
  天天認真地聽著,說:“我讓喬老師幫我生火,我要用大柴鍋做,喬老師老說大柴鍋做飯香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“沒有細柴了,我去撿點細柴。”天天跑著出了門,遇見大媽,高興地說:“奶奶,今天中午我給我媽做飯,我要做米飯和排骨。”
  大媽說:“天天這麼小就會做事,真棒!奶奶就喜歡這樣的孩子。來,奶奶告訴你做米飯應該放多少水:你把食指插進水裡,不是插到鍋底,是碰到米上,看一看,淹住你食指的第二個關節就正好。”
  天天說:“知道了。”
  一會兒喬老師來了,天天說:“喬老師,你去洗柴鍋,一會兒我要做排骨。我先去做米飯。”
  喬老師說:“好的。”
  天天問她:“喬老師,放這麼多米行嗎?”
  喬老師說:“再多點。好,夠了。我告訴你,你可以用這個小碗盛米,幾個人就放幾碗。”
  她們兩個人在外面忙碌著,我在屋裡給戎發短信告訴他天天中午要自己做飯,他回短信說很高興。
  我在屋裡校對,聽見大柴鍋“滋拉滋拉”的響聲,天天大聲地說:“喬老師,幫我把醋拿過來。”
  我的眼淚突然就流出來,我拿了毛巾默默地擦了很久。
  天天叫我:“媽媽,吃飯了!”
  我說:“來嘍!”我咧開嘴,做出一個笑臉走了出去,天天正從大鍋里往盤裡盛排骨。
  喬老師說:“來,讓我嘗一個。”她用筷子夾了一塊嘗了嘗,說:“味道很好,不咸不淡,天天的調料放得很合適。好了,我也該回家了,再見。”
  我要送送她,她說:“不用送,快去吃天天親自做的飯吧。”
  天天把那一大盤排骨放到桌子上,又跑來跑去盛了兩碗米飯,拿了碗筷,坐下說:“媽媽,吃飯吧。”
  我想使勁誇誇她,但是看到她坐在桌旁,吃得那麼香,一邊吃一邊笑,想起喬老師說過的“其實孩子不需要誇獎”,就低頭吃起來。
  天天一邊吃一邊跟我講她做飯的過程:“喬老師經常說要會安排。我今天做飯就安排得很好。我先做上米飯,然後去準備材料,把蔥薑蒜切好,花椒大料準備好,把油、醬油、醋、酒、糖準備好,嘿嘿,我忘了拿醋,後來讓喬老師幫我拿來了,然後我把排骨洗好,等把它們全拿到大柴鍋旁邊去了,我才讓喬老師生火。”
  正吃著,聽見大媽來了,在院子里說:“我來看看天天飯做得怎麼樣了。”
  天天跑出去迎接,說:“奶奶,來嘗嘗我做的排骨。”
  大媽進來拿筷子嘗了一塊:“做得還真好吃。這姑娘真能幹。”
  大媽走後,天天說:“媽媽,奶奶老請我吃飯,我也給她送點排骨吧。”
  我很高興她能想到這個,說:“好啊。”
  她拿了一個碗,裝了滿滿一碗急急忙忙送去了。我在這院都能聽見天天說:“奶奶,請爺爺、阿姨和東東都嘗嘗我做的排骨吧。”一會兒跑回來,興奮地說:“他們都說真好吃。”
  吃完了飯,天天說:“媽媽,以後我就給你做中午飯吧,讓喬老師幫我忙,我喜歡喬老師幫我忙,她幫得挺好的。”
  晚上戎一回來,天天就拉著他去廚房,說:“爸爸,今天中午我給媽媽做了排骨,你來吃點吧。”
  戎拿起一個一邊吃一邊說:“真好吃,真好吃,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排骨了。”
  天天說:“我也這麼覺得。”
  晚上天天睡著後,戎說:“我們到吳各莊還不到一個月,天天竟然能給我們做飯了,變化真是太大了。看來喬老師說得對,到鄉村生活真是適合孩子,我們到鄉下住算是來對了。”
  我說:“是啊,要是這樣下去,我看要不了多久,天天就能回學校了。”(連載三十四)
  本版連載圖書均經作者及出版社獨家授權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,違者必究。  (原標題:下鄉養兒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裝潢

ih33ihj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